吴毅雄:成长的烦恼和清醒
来源:校工会 时间:2020-07-15 浏览:863

[编者按]白衣为袍,驰援“疫”线。疫情发生以来的几个月中,广大医务工作者以维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为最高使命,在疫情防控第一线日夜奋战,他们的奉献精神和大爱无疆的职业品格带给我们最多的感动和震撼。在上海交大,也有着许许多多投身于医疗卫生事业的优秀教职医务员工,在他们各自的领域诠释着为师之道和医者仁心。即日起,我们将开设「匠心交大」专栏,全方位、多角度展现交大医疗教育工作者对学术的赤诚之心、对工作的忠诚信念,对社会的热切关怀。

匠心宣言:人的成长是一个过程,在成长的过程中难免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成长中的烦恼需要付出汗水、执着,更要付出时间,看得清方向,耐得住寂寞,烦恼自然会迎刃而解。

吴毅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焊接学会副理事长、上海焊接学会理事长。曾任国际焊接学会技术委员会执委、亚洲焊接联合会第一主席。他所在的团队先后获得5 项国家级和部委、省巿级的科技大奖,特别是他们团队主持设计制造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液力变矩器焊接关键设备及相关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先后荣获1998 年度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证书、2001 年度上海市教委系统先进个人、2004年度上海市劳动模范和2005 年度全国先进工作者、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上海市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各1 项。

人的成长是一个过程,在成长的过程中难免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对于吴毅雄来说,成长,就是用汗水、时间、执着来战胜烦恼,这是他成长至今的信条,也是他愿意传授给年轻人的经验。

成长的烦恼变为成长的动力

1968 年11 月,就在吴毅雄16 周岁生日的前几天,他以67 届初中毕业生的身份从上海重点中学出来,进入了一家企业当了烧铁炉工人。那个时候的他,没有经济和其他烦恼,放眼周围,薪酬都一样,每月18 元起步,身处大上海,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还挺有优越感的。然而, 随着年纪增长,烦恼也接踵而至,渴望成长的吴毅雄发现,想读点书却没有书念!于是,他偷偷与朋友们交换市场上绝对买不到的各种书, 书中的点滴对他的成长注入了潜移默化的养分。说起与现在的青年同事、研究生、女儿探讨现在16 ~ 18 岁年龄段对书的感觉,他说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是否有书看”早已不是烦恼,“能否考上大学”已是最大的烦恼。

自身的经历让吴毅雄深知,烦恼是可以化解的。他时常告诫年轻人,不要让烦恼淹没了理想、目标、自信。要善于调整,要在成长过程中用理性控制的理念来看待烦恼,抓住主要烦恼,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成长。有些青年教师在成长过程中遇到难题往往会想到放弃,吴毅雄认为,现在的科研教学环境比起当初、比起偏远地区的科研工作者来说已经相当幸运,青年教师更应该抓住时代赋予的幸运,利用优势,发挥自身强项。

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吴毅雄也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烦恼:当前材料工程已经从技术走向科学,工程科学发展主流也不断发生着变化。这是时代发展带来的烦恼,也是科研工作者的幸福烦恼。吴毅雄认为,在焊接科学领域发展的烦恼应该聚焦于科研思维上的转型,知识结构充电的需求,材料与制造交互过程中科学问题的提炼。实际上,这种对烦恼逻辑分析实在用不着模型、算法,首要的是善于对烦恼的理性调整,调整快、调整合理,变烦恼为追求。

在科研事业快速发展的时期,吴毅雄十分重视团队的整体业绩。“特别是我们这些从事工程科学研究的,必须团组内要合力、团组外要合作才能显现学科方向的研究能级和地位。一个团组做到了,N 个团组也做到了,学科不强也难!十一人的足球,五人的篮球,无论球迷还是教练,都明白个中合作的力量,恰恰有不明白的,或有意不明白的就是运动员。一个队伍中只要有某一人或某几人心存离心意,球队能赢也怪!问题随之而来,有意不明白的,心存离心意的源头是什么?长成之人犹如教练,必须细细分析,对源头采取必要的针对性措施,不管是说教类的鼓动,还是实质性的激励,只要找到了解决路径,效果一定会有。”

吴教授经常思考团队合力问题,他所在的团队先后获得5 项国家级和部委、省巿级的科技大奖,特别是他们团队主持设计制造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年产10 万台上海别克轿车用的“液力变矩器焊接关键设备及相关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吴毅雄认为这些都不是一个人的成绩,是和交大这个集体分不开的,也是和材料学院这个团队分不开的,是整个交大的荣誉。他经常对自己告诫,要想合力最大,核心是长成之人的肚量, 才能让团队发挥出最大合力!

认清烦恼也要耐得住寂寞

1988 年,改革发展如火如荼,吴毅雄听从学校召唤,放弃了读博机会从德国进修后回到交大,因为没有海外留学经历,晋升副教授成为他当时最大的烦恼。虽然目标明确,但是这并非一朝一夕的功夫就能改变,一筹莫展之际,他被一句通俗的劝告点醒:“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他随后告诫自己,成长中的烦恼需要付出汗水、执着,更要付出时间,看得清方向,耐得住寂寞,烦恼自然会迎刃而解。

后来的一段时间,他每天早晨早早就到所里上班,晚下班,搞科研、做实验、写论文、指导学生,还要订规划、写总结、讨论工作、处理事务、接待来访,或奔波于北京、西安和本市的协作单位协调一线项目。当年,上海别克轿车的零部件要逐步实现国产化,这是国内汽车零部件生产的一大难题。为了填补这一国内空白,他义无反顾地开始了攻难之路。这是一条艰辛的路,在上海离合器总厂,经常能看到他与工人师傅们并肩作战的身影。抱着坚定的信念,每一个付出的日夜都没有白费,他和团队逐个攻克难关。最终,液力变矩器焊接关键设备及相关技术研制成功了,制造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液力变矩器焊接关键设备及相关技术”。这项技术设计新颖、自动化程度高、工艺和技术先进,填补了国内的空白,结束了我国不能批量生产液力变矩器的历史,也使我国轿车零件制造技术具备了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精心研究的日子,让吴毅雄实现了各种意义上的成长,挖掘更多的金子或许比打磨自身金子光泽更为重要。一个研究团队,核心领军或许只有一个,核心研究主方向也有聚焦点。但是,给予成长个体机会、发展空间和解惑指导,是他作为“长成之人”应该做的。吴毅雄回忆起自己留校时,导师俞尚智曾对他说:“小吴啊,我们耽误了,但国家一定会发展起来的,要有自己目标,要有自己的研究方向,也一定要花时间,形成自己的东西。我会给你全部的帮助。”朴素的语言中,蕴含了深深的长者情怀,这让他深受感动。在此后带团队的过程中,吴毅雄放手让年轻人去承接课题,参与行政管理,还会请一些专家来做学术报告和交流。在青年教师和学生们进行实验的同时,他也会和他们一起接线路、拧螺丝,通过这种方式与青年教师们进行交流。在任焊接所所长期间,研究所的凝聚力建设一直是他的工作重点,他一直坚持通过设计所标,凝练所训、文体活动等办法,提高团队的凝聚力。对于年轻人来说,给空间,给机会,给鼓励,给公平公正的氛围,这比送奖金要金贵千万倍。

时时回想成长的烦恼,吴毅雄感谢这些烦恼让他做出的改变,也深深知道,只有付出汗水、时间和执着的人,才能最终战胜烦恼。他用一首诗来勉励自己,“一片叶、一丝风,叶随风落不求痕;一滴水、一叮咚,水伴声远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