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金平:不忘初心,做好教职工的“贴心人”
来源:教师博雅 时间:2021-03-15 浏览:483

【编者按】70年砥砺前行,70年心手相连。为纪念上海市教育工会成立七十周年,从70年的光辉历程中感悟红色基因、汲取精神力量,上海市教育工会编纂了《话说七十年——上海市教育工会发展访谈录》,共收录了70余位见证上海市教育工会事业发展的人物访谈,其中包括王宗光、陈国强、王如竹、毛杏云、贾金平、于朝阳6位“交大人”。即日起,我们将开设专栏,以故事证历史、见精神,听听他们的“工会故事”。

贾金平:1961年出生,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党委书记,曾任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党总支书记、上海交通大学工会主席、上海市教育工会兼职副主席、全国教科文卫体工会委员会委员。2009年起,他连续两届担任上海市教育工会兼职副主席,2011年当选为中国教科文卫体工会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2013年10月作为全市高校工会主席代表参加中国工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曾荣获“全国优秀工会工作者”、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上海市“优秀工会工作者标兵”等称号。与此同时,上海交通大学也被市总工会评为“劳动关系和谐职工满意企事业单位”。

提出“五个之家” 丰富“教工之家”的涵义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我们要努力把工作做到群众中去,使我们的工作更贴近基层、更贴近职工群众,更符合职工群众的意愿。2007年,我担任学校工会主席的时候,交大已经获得了“全国模范教工之家”的称号,但是我一直在想这个“家”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当年,在与上海体育学院交流的过程中,我看到他们学校的工会办公室门前写了一个大大的“聚”字,这对我有很大的启发。在这个基础上,我提出了要建设“五个之家”的想法,即“民主之家”“学习之家”“快乐之家”“温暖之家”和“和谐之家”。

一所学校或者院系想要快速发展,离不开和谐的校园氛围,你看“和谐”这两个字,其中,“和谐”的“和”就是要“口”边有“禾”,意思就是大家都要有吃的;“谐”就是要“皆言”,就是让大家都能发表意见。很多学校人才流失不仅仅是因为教职工的收入不高,还因为学校不给他们建言献策的机会,特别是“杰出青年”和“长江学者”这些高层次人才,如果他们在院系管理中没有发言权,他们就会缺少存在感。这就是要建设“民主之家”的意思。

“学习之家”,就是鼓励教职工通过学习提升职业技能和个人素质。我们把职业水平和职业发展与教职工的收入挂钩,这样他们就有了“干劲”。“快乐之家”,就是举办丰富多彩的文娱体育活动,比如我们设立了唱歌、乒乓球、瑜伽、插画等30多个协会供教职工选择。此外,每个协会都有活动章程,并聘请一名教授担任会长。所以,我们的教职工都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充实。除了上课、科研之外,每天中午都有项目、有场地让他们选择自己喜欢的活动来参与,极大地丰富了他们的业余生活。“温暖之家”,就是全心全意为教职工谋福利、提供优质服务。学校制定了“十必访”的规定,教职工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包括他们的直系亲属过世,还有新入职与将要退休的人员,学校都有专职工作人员上门慰问。此外,还有针对新入职员工的“认家”活动,让他们对工作单位有归属感等,感受到学校的温暖,最终目的就是让整个学校形成和谐的氛围。

教代会制度是学校开展民主管理的主渠道

现在,我们经常提关于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建设以及学校内部治理和外部建设的问题,我认为内部治理最应重视的就是教代会制度的发挥。教代会是学校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基本制度,是校务公开的基本形式和主要载体。

1983年,上海交通大学就建立并实行了教代会制度,学校党委也对此非常重视,始终将教代会视为加强学校政治民主建设的一项基础工程,将其作为加快学校改革发展、深化内涵建设、反腐倡廉、增强凝聚力的有效渠道和重要保证。为了充分发挥教代会的长效作用,学校根据工作实际增设了闭会期间的联席会议制度,2012年将决策机构由常设主席团扩大到联席会议,人数由45名增加到101名。同时,进一步加强了校情通报会、教代会代表巡视等工作机制。2013年,学校一名教职工在下班路上遭遇车祸身亡,在学校里引起较大反响。学校就组织代表开展相关巡视了解情况。原来,发生车祸的地方是学校教职工公寓所在地,每天来往穿梭的人非常多。由于这个地方没有红绿灯,机动车和非机动车行驶速度都很快,有很大的安全隐患。因此,教代会代表建议在这一区域安装红绿灯。最后,代表们在和闵行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多次沟通协调之后,终于安装了红绿灯,保证了教职工的出行安全,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认可。

除了这种关系教职工切身利益的事情之外,教代会也会在校园管理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交大闵行校区校园非常大,刚开始,很多社会车辆在校园里停车,还有的把校园当作上高速公路的捷径,不但影响校园环境,还干扰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教代会代表们发现这一问题之后,马上采取措施。经过多次讨论之后,他们认为需要设立停车收费制度,但是收多少费用又引起了争议。最终,这一问题在教代会上得到了圆满解决。

依法依规保障广大教师的合法权益

2009年至2017年,我担任上海市教育工会兼职副主席,曾在教育工会常委会上提出高校教代会职能发挥相对较高,但是在民主评议校领导方面明显不足,主张“校领导在教代会上进行述职”。当时,刚提出来这个想法的时候,很多学校领导都不能接受,一些校长认为“我可以对组织部门述职,可以对上级部门述职,没有必要向员工述职”。但是,经过上海市教育工会领导与教卫工作党委多次研究,最终这一做法在上海市属高校全部推行开来。

在上海市教育工会,我主要负责工会的理论与研究工作。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获得了全国教科文卫体工会优秀调研论文一等奖,推动并成立了教育工会理论研究会,期间还主导设立三项重点课题:一是“教代会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二是“工会工作运行有效性评估体系的构建”,三是“新形势下工会经审职能优化与运行绩效研究”。其中,对工会经审方面的研究重新梳理了现行的经审制度,要求各单位工会组织该活动的时候必须活动,该用的经费必须要依规使用,必要而缺失的规定要根据新的形势与新的依据尽快制定出台新的制度规范。这项研究得到了很多业内同行的认可。当时,上海市总工会的相关负责人还特意到上海交大来调研。

在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的过程中,全国很多地方都取消了教职工的疗休养,但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并不符合“八项规定”的初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的有关规定。法律明确规定了“教师拥有疗休养的权利”, 并且这一规定已经执行了二十余年,把它简单地“砍掉”就是没有保障教师的合法权利。我认为“八项规定”不是不让“你”做,而是让“你”规范地做。这一主张得到了上级领导和工会同仁的一致支持,我们对涉及疗休养的各项规定进行了重新梳理、规范,既将这一涉及教师权利的规定保留了下来,保障了广大教师的权益,又更好地落实了中央的精神。